创作
活动

毕加索、沃霍尔、霍克尼、大野洋子…艺术家们掀起的时尚潮流-世界杯2022怎么买球

0
0
收藏
分享
转发到光网
微博
qq空间
微信
微信扫一扫
原创
2022-05-09 12:33
古奇文旅

有人说,我们穿衣服的时候,总是想展示些什么,同时隐藏些什么。从这个意义上看,艺术家的造型往往以时尚、混搭和撞色感夺目,背后潜藏着他们迥异的性格、脾气,乃至不与人道的过去的痕迹。

不过,艺术家们的穿搭也一些共性。如波点爱好者草间弥生,像“一块移动的画布”,而《艺术家肖像》作者大卫·霍克尼,也爱穿糖果色的衣服;安迪·沃霍尔笔下的金汤宝罐头,是美国地下文化圈的缩影,一如小野洋子的墨镜后,是一双参与反战游行和社会运动的眼睛……

01
大卫·霍克尼
头发染成香槟色,眼镜圆如车轮

在英国版《vogue》1969年12月刊中,塞西尔·比顿这样介绍大卫·霍克尼:“1961年在纽约,他把头发染成‘冰香槟’色,买了副跟自行车轮子一样大的眼镜,第一次为自己打造出这种抓人眼球的造型。”

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约1970年

霍克尼出生于1937年,17岁时在英格兰北部家乡的布拉德福德艺术学院读二年级;他创作了一幅自画像,拼贴在一张《伦敦时报》上面。正是这幅自画像,初步展现出了霍克尼造型的精髓:他戴着孩子气的哈利·波特式圆眼镜,身穿一件天空蓝外套,一条黄色领带,斜披着一条斗篷式围巾。尽管在这身造型中还没有出现霍克尼日后那些广为人知的造型元素,比如不配对的袜子、对比强烈的色彩、大胆混搭的条纹和波点、吊带和蝴蝶结领结,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基本风格已然定型。

霍克尼与圆眼镜

要在寥寥几页纸上描述霍克尼的时尚品位,可能会让他的那些造型听起来很滑稽,因为他真正的着装魅力,来自一种难以言说的轻松和随意。比如一件窗玻璃格子图案的西装,听起来多多少少有点夸张,但他就是能轻松驾驭,穿在身上就如同日常着装般随意。他的轻松自信让整体造型增色不少。随便谁都能身穿糖果粉色条纹衬衫,蓝色波尔卡圆点领带和格纹外套,再配上金灿灿的发色,但要穿出霍克尼的风采,却不一定了。

霍克尼的糖果色穿搭

霍克尼和时尚界之间颇有渊源。时尚大师赞德拉·罗德斯跟他是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的同学,她设计那些印着勋章、蝴蝶结和星星的面料,灵感就来自霍克尼。从那时候起,设计师们不仅从霍克尼的作品中获得灵感,同样也会参考他的衣橱。维维安·韦斯特伍德就曾设计了一款以大卫·霍克尼命名的夹克,这款夹克在精心缝制之余呈现出艺术化的杂乱感,穿上身后恰好呈现出霍克尼那种不拘小节的着装风格。

英国经典老牌burberry也一直很欣赏霍克尼的魅力,当时的设计师克里斯托弗·贝利就曾在2013年的“作家与画家”系列中公开向霍克尼致敬。事后,设计师在《卫报》的一次采访中解释道:“我曾在杰明街头看见过大卫·霍克尼,他穿着一身奶油色亚麻西装,上面甩了一道完美的绿色颜料。我太喜欢霍克尼运用色彩的方式了,你根本无法想象那些色彩组合在一起有多么美妙。”

《艺术家肖像》,大卫·霍克尼,1972年

02
安迪·沃霍尔
金汤宝罐头的大胆、奔放和欢乐

andy warhol in drag

渔网袜、假发、高跟鞋和睫毛膏;皮夹克、墨镜和黑色紧身牛仔裤:20世纪60年代纽约的地下文化圈,展现出如此这般大胆奔放的风景,成为安迪·沃霍尔艺术创作的灵感来源和主要议题,也是他最想传递的信息。

“安迪认为,生活就应该是一场大派对。”维克多·博克里斯在2009年的一次采访中说道。“工作应该是一场派对。一切都是派对。他也把这种理念带进了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里。”沃霍尔的派对上什么人都有:像是变性演员坎迪·达琳和霍利·伍德劳恩,后者还是卢·里德《走在狂野的一边》歌词的灵感来源;此外还有很多名人。从1977年到1980年,他曾在studio中与比安卡·贾格尔、杰瑞·霍尔和帕洛玛·毕加索等人共同度过夜晚。沃霍尔欢迎来自各行各业的人加入他的社交圈——只要你足够精彩,就能走进他的世界。

美国艺术家安迪·沃霍尔

1928年,沃霍尔出生于匹茨堡。他从7岁就开始用剪纸人来创作属于自己的艺术。21岁,他接到第一件委托作品是一幅名为《成功是在纽约的一份工作》的插图,一名职业女性头戴装饰着羽毛的贝雷帽站在梯子的顶端,双腿交叉,手里拿着个烟嘴。自此以后,他笔下那些时髦而甜美的插图就时常刊登于顶级时尚杂志上,他用柔和的色调描绘了高跟鞋、唇膏、帽子、鲜花和独角兽。

1954年12月,沃霍尔设计了一份杂志封面,上面描绘了一个身穿连帽斗篷的女人,斗篷上手绘了波普风格的蓝色和白色星星。20世纪60年代早期,沃霍尔创作的大力水手和超人卡通画作被用来装饰邦维特·泰勒百货公司的橱窗。

沃霍尔画笔下的大力水手

1966年至1967年,受沃霍尔的金汤宝罐头系列启发,一家食品制造商推出了一件丝网印刷纸做成的波普艺术连衣裙。这些“汤罐头”连衣裙当时售价一美元,外加两个罐头包装,而现在早已经是收藏品。从那时起,这些标志性的印花就开始在时装设计之中不断被原样沿用或重新设计。

然而,深受时尚界青睐的远不止他的汤罐头印花。詹尼·范思哲从1991年开始推出以沃霍尔的波普印花为主题的水晶镶嵌时装单品,可以说是用时装设计的方式将沃霍尔的风格展现得淋漓尽致;而范思哲本人也认为自己与这位艺术家志趣相投。2017年,正在执掌calvin klein的拉夫·西蒙,宣布了一项与沃霍尔基金会之间为期两年的合作计划,这项计划让他可以在klein的所有系列中使用艺术家的存档作品。

沃霍尔与金汤宝罐头

“沃霍尔的才华远远不止于那些欢乐的金汤宝罐头印花。”拉夫·西蒙表示,“他抓住了美式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一些阴暗面。在沃霍尔的作品中,你能找到关于这个国家最多的真相。”

03
草间弥生
泡泡糖粉、钴蓝、番茄红色的波波头

青年时期的草间弥生

20世纪60年代的纽约,来自日本的概念艺术家草间弥生以叛逆者的姿态一鸣惊人,其中最为人所知的是她的装置作品。1969年,她和卡伦·卡朋特在纽约中央公园的绵羊草地上进行行为艺术表演。

在其中的一张照片里,草间弥生身穿标志性的波点比基尼,披着一头深色长直发。1967年,纽约伍德斯托克艺术家村偶发艺术《草间的自我消融》现场,草间身穿一条波点连衣裙,身边是一匹同样装饰有波点的小马,嬉皮士风格的长发上戴着一顶宽檐帽。

草间弥生与“波点”

作为一位政治活动家,草间致力于传播反战理念;而作为一位风格偶像,她也曾推出了草间时尚品牌kusama。而到了21世纪,她早已跻身最重要的时尚缪斯之列。80多岁的她头发还变换着各种醒目的颜色,从泡泡糖粉色到钴蓝色、橙色和番茄红色。而这些都源自一顶顶波波头假发。当然,她的衣服上依然遍布最爱的波点图案。

04
小野洋子
穿简单的男装,戴一副蛤蟆镜

小野洋子一生都戴着眼镜。蛤蟆镜,20世纪80年代的未来主义超大面罩型太阳眼镜,雷朋“旅行者”墨镜,以及与她的丈夫约翰·列侬相配的圆框眼镜。小野洋子的艺术作品和时尚态度都可谓是无所畏惧的,她内心那个独特的灵魂获得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小野洋子与约翰·列侬

1966年,她在伦敦因迪卡画廊举办展览,现场邀请列侬爬上一架梯子,透过一个望远镜观看“是”(yes)这个字。小野洋子就这样迷住了列侬。三年后,二人在直布罗陀结婚,当时她身穿一条白色迷你裙,白色及膝袜,白色平顶帽,帆布运动鞋,还有一副几乎完全遮住她那张小脸的大墨镜。

着装对小野洋子来说至关重要。她最早的表演艺术作品之一《切片》,曾于1965年在东京演出,她身穿一套漂亮的西装,并号召观众把衣服从她身上一片片剪下来。

小野洋子《切片》

到了80多岁的年纪,小野洋子的着装通常宽松而中性:用简单的男装,搭配上一顶德比帽、一副太阳镜,或是用骑行皮夹克搭配衬衫,以及经典的框架眼镜。她的艺术形式多样,艺术理念抽象;音乐也是她创作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1969年,她与列侬共同创立了塑胶小野乐团。1981年,她发行了第一张个人专辑《玻璃季节》,专辑封面上的眼镜属于约翰·列侬,上面还残留着1980年他在纽约被枪杀时留下的血迹。

05
巴勃罗·毕加索
有时穿得像英国绅士,有时光着膀子闲逛

巴勃罗·毕加索的脚步从不停歇:他不断地发展、蜕变,一次次地完善他想要向这个世界传达的信息以及传达的具体方式,而他的作品也随之循序渐进,进入一个个全新的阶段。这种无限进化的气质在他个人的形象上得到了体现。

1900年从西班牙刚抵达巴黎的时候,20岁的他完全谈不上阔绰;之后的几年,他曾多次用还未成名的作品在多家著名餐厅买单。当时他的风格非常“艺术家”:带着补丁的工装背带裤,渔夫羊毛衫,和没有形状可言的工装夹克——他非常执着于在艺术界扬名立万。

青年毕加索

1919年,当他在英国接下俄罗斯芭蕾舞团剧目《三角帽》的设计工作时,他爱上了英国绅士的得体装束。他与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小叔子、艺术评论家克莱夫·贝尔一起跑去萨维尔街最好的裁缝店,购置三件套西装,然后搭配上口袋手帕、拷花皮鞋和圆顶礼帽,把自己打扮得近似完美。1925年,他在蒙特卡洛与谢尔盖·迪亚吉列夫一起再次与迪亚吉列夫的俄罗斯芭蕾舞团合作之后,开始穿起了白色休闲裤和水手夹克。

毕加索的造型多变:菲茨杰拉德式的牛津包和有型的平顶帽,扣子解开到胸口的性感黑色衬衫,布雷顿条纹t恤,卡其裤和休闲帆布鞋;20世纪50年代则是毛巾布马球衫搭配短裤,以及条纹衬衫与格子长裤的大胆碰撞;到了晚年,有时候你能看到他光着膀子闲逛:招摇,且引人注目。他非常喜爱帽子;带有绒球的秘鲁针织帽、遮阳大草帽、经典又结实的洪堡礼帽;甚至还有戏剧感十足的斗牛士帽,越南斗笠,以及美国原住民羽毛头冠——毕加索会为了博人一笑而带上任意一顶或是好几顶,嘴里还叼着他的雪茄。

毕加索的条纹衫和帽子

贝雷帽, 这件巴斯克农民的传统装备,后来成了毕加索的标志,不仅常驻于他的衣橱中,也多次出现在他的画作中。他的这件最爱单品在《红帽女人》、《穿戴格子裙和贝雷帽的女人》、《戴蓝色贝雷帽的玛丽-特雷斯》,以及《贝雷帽男子》中都占据了最醒目位置。从伦敦当代艺术研究所的访问记录中可以看出毕加索带来的这股贝雷帽风潮是多么有影响力:这一记录显示,在20世纪50年代举办的两次毕加索展览之后,员工发现馆内遗失的贝雷帽比其他任何个人物品都要多。正如ica所解释的:“他戴上贝雷帽,于是每个人都在模仿他。”

《戴贝雷帽、穿格子裙的女子》,毕加索,1937年

历史上,佩戴贝雷帽的形象往往是叛逆的、极端的,或是波希米亚知识分子。而毕加索也的确拥有以上这些气质。他在1944年加入了法国共产党,毕生都在为信仰捐赠自己的财物,并且不断在很多作品中传达自己这方面的思想哲学。毕加索最著名的公共艺术品《格尔尼卡》就是这样一部作品,是1927年巴黎世博会西班牙国家馆的委托创作,也是毕加索本人对于战争、人类苦难和痛苦的一次震撼表达。2018年《观察者》的专栏文章中,把毕加索形容为“比财神都有钱”,但是他却一直保有革命家的信念。所以这顶贝雷帽则是他原则和气质的倒影,是他个人形象的一部分。



声明: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由光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平台立场。
收藏
举报
喜欢就给个赏吧
0人已打赏
古奇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运用互联网思维,致力于文化创意产业的内容制造及策划执行服务。专注于综合文化旅游、影视、体育娱乐、演艺活动、会展、文创策划咨询、视觉设计、综艺娱乐、数字娱乐产业等的内容制造及服务。
关注
已关注
举报
意见反馈
城市光网微信平台